初春,我走向原野

文章来源:作者:齐治国 发布时间:2014年08月25日 点击数: 字体:

 

   

    莎士比亚说过,他平生最喜欢读两本书,一本是自然,一本是人。这话说得妙极了。我生活在大山深处的林区小镇,每当烦恼厌倦之时,雄奇壮美的大自然总能给我以清新和振奋的力量。

五月,挣脱了雪枷冰锁的林区大地,像刚刚结束生育的年轻母亲那样,沉静、舒缓、安祥。它怀着创造和贡献成功的喜悦,嘴角含笑,轻轻进入睡乡。昔日疯狂肆虐的北风已经不见踪影,温热的阳光下,群山默然耸立,河水静静地奔流。周围是那样静,就连柳树开苞放叶的声音都能听得清。偶尔传来鸟儿的一声鸣叫,也很快散开在旷畅渺远的原野里。松涛的声音没有尽头,总是平平的,没有曲折的调子,是林区特有的春的旋律。

特别撩人情思的,是原野上空悬着的那一层淡薄透明的岚气。这样的岚气也许只有塞北林区早春时才有。它非雾非烟,朦朦胧胧,使巍峨的山色和重叠的树影都失去了立体感。既好象战阵方开,又仿佛神女欲来。岚气中混杂着新土的腥气,腐叶的苦涩和新芽的芳香。早春的林区,最怕的是火灾。因此搞好护林防火,就成了这里春天的一件大事。但不管怎么说,这层岚气使山川、峡谷和树林更加显得神秘了,不能不使人产生联翩的遐想。

在这岚气氤氲的田野上跋涉,实在是一大乐事。你的脚踩在刚解冻的潮湿的塔头草上时,那塔头草的气息有多么美!你把石头投进水塘,那叮冬的声音有多么美!你在河边的卵石滩上俯下身去喝一口水时,你就看见了自己的激动得发红的脸。你感到大地在你的身下呼吸,有多么的美!能够自由地思想、自由地劳动和创造,有多么的美!知道自己并没有虚度光阴,为祖国的繁荣已经和正在献出你所能献出的一切,就是有一天离开了这个世界,你的事业也会永远留存下去,这又有多么的美呀!

在五月兴安的原野上徜徉,全身心都感到了舒张和兴奋。以往生活的所有烦恼,都退到遥远的山林背后,化成了烟雾随风飘散。剩下来的是自己显露个性的勇气,是创造的冲动和跃跃欲试的心绪。旷野是坦荡无私的。每一个人都可以向她倾吐心曲,都可以沉缅、怀想和憧憬。只有此时此刻,你才发现世界原来比你想象的要大,力量比已经证明的要多。于是,安慰自己,鼓励自己,相信自己,放纵自己,心中感受到无比的充实和快乐。原野呢?也在人们的快乐中找到了自己的快乐。她一边用轻风哼出好听的歌,一边颤动着山的臂膀,把你更深地搂进去,搂进去……

如果你以为春天的原野真的如表面上那样单调平静,那你就大错特错了。你稍一留神,就会发现在那缓慢沉稳的主旋律下,有着一个紧张热烈的对比复调。你不要声响,只用你听觉器官,这样沉默一会儿,你就会发觉一些细小的、轻微的响动。在春岚掩盖下的草地上,树林里正有各种动物在撒欢儿。在松软发粘的泥土下,千千万万的嫩芽,正和涌动的春潮一起,转动着身躯,晃着头颅,顽强地向阳光照射的方向伸展着,挺进着。那饱含生命元素的缘色浆液,在所有植物的纤维间跃动。只稍再有场春雨,那些芽锥便会一阵猛跃,破土而出。

大路上传来隆隆的马达声。大兴安岭林区按照国务院部署,正在进入生态保护,全面禁伐的转轨变型。也许这将是最后一台完成了采运生产任务的集材拖拉机下山了。高唱伐木者之歌的年代将成为光荣的过去,植树造林和和生态保护将是今后的主要任务。苗圃的姑娘们已经在忙着挑选优良树种,修整苗床。她们一边工作,一边唱歌。那歌声,也如刚解冻的山溪水,甜润、轻柔、绵长。草地上,三五女伴在专心致志地寻挖野菜,鱼肉吃腻了,希望有新鲜的、带有苦涩味的山菜来爽口开胃。河边柳丛中 ,每到夕阳衔山时刻,便会出现对对情侣喁喁低言。小伙子热烈的目光紧盯姑娘的脸,姑娘哧哧笑着,却故意把眼睛向新苗茁壮的人工林地上空飘着的白云望过去…

早春的原野!静中有动,动中有静。在沉静平和之中,人间到处都以空前的高效率快节奏在运动。含苞未放的花,扭嘴欲开的芽---虽然没有怒放的花朵和成熟了的叶片那般磅礴热烈,甚至远非完美,但却预示着无限广阔的发展前景。因此,我爱它们。

野行归来,觉得我的办公室里又有了新的光辉。我的工作,是这大好春光的一部分。

触碰右侧展开